上学穿拖鞋是汉子@

天下

  人生若只如初见——如果你爱我,你就放我走!你的爱我承受不起!
  “下朝”尖锐的声音在大殿中格外突兀。众臣们纷纷下跪,作揖行礼恭离皇上。
  “皇上,是否要摆架华清宫”?一旁高公公俯身仔细询问道。
  “准了!”皇帝黑色的深邃眼眸中不经意中眼角微微弯了弯,似乎在笑。
  “老奴,看皇上心喜愉悦,想是皇后娘娘快临产吧?高公公仔细拿着琉璃灯笼照亮一方前进的石子路,并退身后的侍从。
  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,琉璃灯照亮主厅,珍珠为帘幕,范金为柱础。
  妇人头绾别致的盘桓髻,身披湖蓝色百花凌裙,肚子已经是圆润,整个人显得雍容华贵,轻捏着细细的针线绣着虎头鞋上的麒麟,那妇人便停下来轻拢薄纱,抚上显怀的肚子,“香儿,你觉得我肚子上这块肉是皇子还是公主?”
  “我觉得是皇子还是公主皇上都会很喜欢!”小宫女放下手中的点心移至妇人身边开心的说道。“皇上和娘娘如此恩爱,香儿进宫三年有余,皇上从未纳过妃子,可见皇上对娘娘的厚爱无人能比!
  “你呀!小嘴真甜,还有二个月孩儿就能出生了”妇人便再拿起针线细细绣着精巧麒麟,眼眸明朗而又明亮,整个人弥漫着母性的光环。
  “再聊什么呢?聊的这么开心?小玉?”浑厚的男音在殿中一览无遗。
  那妇人带着娇俏的神态想要行礼,男子扶上女子的藕臂运用一个巧劲儿带入自己的怀抱中,小心翼翼捂上女子圆润的肚子:“小玉还有二个月就临盆了,我们的麟儿一定是最可爱的。到时候如果是位皇子那便是蓬莱国地位尊贵的太子,若是公主那便是我们的掌上明珠,将来十里红妆,待有缘人迎娶我们的女儿!
  那妇人便娇怯地挣脱丈夫的怀抱,脸上早以蒙上红晕。刚要起身想要给自己的丈夫倒杯茶,男子便假装嗔怒道:“小玉这种倒茶事情哪能劳烦你呢!男子便把自己的娇妻扶到软塌上,仔细地帮妻子身后垫下软锦,想让妻子睡的舒服点。
  “皇上,你今天怎么有空来……华?”妇人原本娇羞的脸上顿时煞白一片,声音早已断断续续。
  男子一回头发现妻子的不正常,立即让身旁的侍从呼唤太医。“小玉不要着急,太医和稳婆马上就来了!男子看着妻子痛苦地咬住下唇,点点血丝更是更加让自己心疼。当机立断把妻子放在锦床上,顿时女子的下体便是鲜红一片!
  太医和稳婆一进寝宫便闻到浓浓的血腥味,顿想事情不好,娘娘怕是早产必须要提前接生,不然大人和小孩子便会不保。向皇上说明原因后,立即把皇上请出门外,宫女们鱼贯而入,把彩帘放下,一盆盆热水送入寝宫中。
  “小玉不知道怎么样了?门外的皇帝一直踱步在宫殿外,双手不,自觉的绞在一起。听着寝宫内小玉没有一声呻吟,令皇帝更是心悸。
  “皇上,娘娘吉人自有天相,更何况娘娘平时对宫中平易近人,上天自然会保佑皇后娘娘的。一旁的高公公自是不忍皇上和娘娘如此煎熬。
  皇上停止踱步,看着夜晚璀璨的星空,:“希望麟儿和小玉平安无事!”“轰”天空中突然出现旱雷,打破寂静的夜晚,那束旱雷便直直变成一只金黄色的凤展翅傲飞盘桓于华清宫上方,与此同时乌蒙国中一只振翅的凰同样盘桓于乌蒙国上方,带动周围的雀鸟飞舞,更是令人唏嘘!最后那凤只是星星点点飞入寝宫中。
  “小玉!皇上便不顾众人的阻拦飞快进去寝宫中,屋内的奴婢见到皇帝便跪在地上!香儿见皇上已经进来,便带着喜悦将襁褓中的幼儿递给皇上:“恭喜皇上娘娘,是个小皇子!天佑蓬莱”!
  皇上便接过襁褓中的孩子,粉粉的,脸上没有像新生幼儿那般皱皱的,生的非常可爱秀气,小孩子也没有嚎啕大哭,只是低低地吮着小手指呵呵的笑着,看着皇上便觉得十分亲近,小手挥舞着想要抱抱…男子便低低的用额头亲昵地蹭蹭幼儿的小手,刚才的愁霾便烟消云散!
  锦床上的皇后看着自己的丈夫和麟儿一副慈爱的表情,便忍不住身上的疼痛便昏睡过去。宫中的侍者便纷纷退下去,只留皇上和小皇子!不一会儿香儿便接过小皇子找乳母喂奶。
  男子看着自己亲爱的妻子麟儿都平安无事,更是心疼妻子,仔细地帮妻子擦拭苍白的脸庞和藕臂,临走前在妻子唇上真挚地一吻,吩咐侍者好好照顾皇后!
  五月的春雨,淅淅沥沥的似牛毛针一般,春雨如丝、如雾、如烟、如潮。寝宫中妇人逗着自己的麟儿,摇着摇篮,唱着歌谣哄着孩子入睡。
  “娘娘,娘娘”从很远处就能听到香儿的急呼声…
  皇后便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唇上示意:小皇子刚睡着,不要吵醒小皇子。
  “娘娘,好消息,听前朝的小太监说,不久前皇上已经封了小皇子太子的身份,并昭告蓬莱百姓!“娘娘你想呀,蓬莱从来没有太子在礼部没有封号前被昭告天下,这是何等荣耀!果然皇上还是最心疼娘娘!”香儿意识到小皇子刚睡下便压低了声音说道。
  “皇上驾到”
  “参加皇上”
  “小玉,何必多礼呢!你我夫妻多年早已可以把这些礼数废除”看着自己的爱妻刚刚诞下龙子便亲自照顾孩儿,便是十分心疼。
  “臣妾明白,但是老祖宗留下的礼数不可废!更何况皇上对我和麟儿的恩宠更是旁人不可及的!刚才香儿把前朝的事情和我说了,我替麟儿多谢皇上”。便行了一个大礼。
  “说到麟儿我有好几天没见到了,今个儿前朝封号太子,都没给麟儿取名和字,这会正好。皇后和我一起给麟儿取个好名字!男子拉着皇后坐在书桌前,细细想着麟儿的名字
  “噗通”思绪被打乱。原来小小的麟儿趴在地上,五月虽是早春,但是大理石上确实十分冰冷,忙忙把麟儿扶起,但是麟儿手中便直直那着长相琴的第六根弦,小手紧紧抓着琴弦。
  女子怕琴弦太锋利划破手掌便想办法地吸引麟儿的注意,谁知拨浪鼓没吸引麟儿,反倒是更加抓紧琴弦。女子无奈,皇上看着麟儿异常的反映,突然想起了琴中的含义:六弦文声主少宫。文星柔以应刚。乃文王之所加也。
  皇上突然被麟儿的举动所震惊,便不由自主:六弦文声主少宫。文星柔以应刚。乃文王之所加也。”小玉麟儿一直抓着第六根弦,第六弦又称少宫,那麟儿的名字便是“少恭”!如何?”
  “少恭,少恭…好名字”妇人低喃道。
  我记得麟儿出生的时候一束金光化成金凤飞桓与寝宫,那字便是“凤来”!皇家之名又是吉祥之一!天佑蓬莱!
  蓬莱572年初夏,太子欧阳少恭封号昭告天下!

评论(6)

热度(23)